中国“空天飞机”8月15日返回?事情并不简单,荷兰博士或搞错了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10-02 12:54

一周前,我国“可重复使用试验航天器”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升空。入轨这几天以来,该神秘航天器的一举一动备受中外的关注。那么,它究竟是什么呢?它又会在何时何地返回地球呢?

关于这个神秘航天器,相关通稿报道只有短短几行字,透露的信息极少。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射这种航天器。早在两年前,曾第一次发射过这种神秘的航天器,当时的报道也是非常简短,没有文字以外的信息。

对此,人们的普遍猜测是类似于美国X-37B的航天器,也就是“空天飞机”,因为空天飞机的一大特点就在于可重复使用,全球唯二两家正在研究这种次世代的航天器。

X-37B长8.8米,高2.9米,翼展4.6米,重5吨,发射它的运载火箭都是可靠性非常高的,包括宇宙神5号、猎鹰9号。而我国发射空天飞机时,也使用了极为可靠的运载火箭,这就是著名的长征二号F。

从神舟五号到神舟十四号,我国历次的载人航天飞行任务,都是由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执行的,每次都是表现完美。长二F的安全性指标高达0.997,堪称我国航天史上的一款“神箭”。

不过,由于载荷不一样,长征二号F也要做一些调整。首先,由于空天飞机是无人任务,所以不需要逃逸塔。其次,空天飞机的宽度大于神舟载人飞船,所以整流罩要做得更宽更大一些。

根据美国太空部队的跟踪数据,中国空天飞机进入太空后,产生了四个物体,一个就是空天飞机,北美防空司令部编号(NORAD ID)为53357,国际卫星标识符(COSPAR ID)为2022-093-A。另一个是长征二号F火箭上面级,随着空天飞机进入了轨道。还有两个应该是空天飞机释放出的两个载荷,编号分别为093G、093H。

在我国第一次发射空天飞机时,它运行在一个340公里高的圆形轨道上。而这一次却不一样,空天飞机运行在一个椭圆轨道中,高度为346×593公里,轨道倾角为50°。两次轨道的差异不知有何用意,可能是为了测试新技术。

荷兰代尔夫特工业大学的Marco Langbroek博士,至少两次拍摄到在太空中飞行的中国“空天飞机”:

有人担心,绝密的空天飞机就这样被拍摄到,会不会导致泄密?答案是不会,空天飞机在太空中飞行,它也会反射太阳光到地面上,视星等约为+1.5至2等,这要比夏季大三角之一的天津四(另外两颗为织女星、牛郎星)稍微暗一些,但肉眼还是很容易看到的。

因此,空天飞机无法避免被探测到。但仅此而已,外界最多也只能看到亮点,无法看清空天飞机本身的细节,更不知道它在太空中执行什么任务,毕竟距离太远了。

根据追踪到的TLE轨道根数,可以推测出空天飞机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上空,从而可以远远地亲眼目睹一下这个神秘的航天器,这也是为什么Langbroek博士可以拍摄到的原因。

同样地,美国X-37B的轨道也不是什么秘密,它目前运行在高度为328×343公里、倾角为45°的近地轨道上。而且我们也能查到X-37B的过境信息,以观测位置为浙江杭州为例,最近几天X-37B过境理论上都能目视到。

8月18日凌晨4时20分左右,X-37B将从西北偏西的方向飞来,朝着东南方向飞去,最大高度角为56°,持续时间大约4分钟,视星等可达+0.3等,这比牛郎星看起来还要亮。

X-37B将会依次穿过飞马座、双鱼座、鲸鱼座、波江座,在穿过双鱼座时,它将会从明亮的木星旁边经过。只要在合适的地点和时间,找到这几个星座,就能看到X-37B过境。

另外,根据TLE轨道根数,还能推测出空天飞机的可能返回时间。当然,这个前提是要推测出空天飞机的着陆位置。两年前,美国星球实验室(Planet)遥感卫星发现,中国罗布泊某机场跑道上出现了疑似空天飞机。这一次,卫星又发现该罗布泊机场近日来有活动的迹象:

因此,推测此次空天飞机的着陆机场有可能还是位于罗布泊。有了轨道参数和着陆地点,就能推测着陆时间。

航天器不是想回来就能回来的,因为航天器的飞行速度非常快,而且地球本身又在自转,所以航天器下方的地点(星下点)在不断发生变化。只有当星下点将会经过着陆场时,航天器才能择机制动,再入大气层,降落在预定着陆场。

根据这些信息,Langbroek博士推测,中国“空天飞机”最近的一次着陆时间窗口是在8月15日15时左右,此时空天飞机将正好穿过罗布泊着陆场跑道,有条件返回地球。

然而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Langbroek博士的推测有可能是错的。空天飞机预计有强大的变轨能力,如果它进行了大幅变轨,那么,着陆时间窗口将会随之发生变化。确切着陆时间仍然未知,还要看空天飞机是否发生变轨,以及此次任务的持续时间。

关于空天飞机的作用,从保密程度上就能窥见一斑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空天飞机只需大约94分钟就能绕着地球转一圈,而且估计还能携带超过1吨的载荷。

空天飞机可以反复穿行于大气层内外,在太空中开展一系列任务,比如捕获、维修失灵的卫星。在返回时,空天飞机被认为还能用于测试高超音速技术。最后,需要明确的是,我们的空天飞机是“为了和平利用外太空”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