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ience揭露Nature论文造假后续,IF9.5 Science子刊编辑被扒

 联系我们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10-02 13:13

上月底,说起最大的学术丑闻不过是Science揭露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神经学家 Sylvain Lesné涉嫌操纵图片,直指作为第一作者于2006年在Nature发表的一篇有关阿兹海默病研究内容的论文。

此事件被热心网友概括为“Science揭露Nature论文造假”,但是细心的小编却发现,Sylvain Lesné作者参与的论文不仅有对家Nature论文,竟然还有本家子刊Science Signaling两篇论文,Science看起来似乎想暗度陈仓,实则是要上演引火烧身。

Nature子刊听多了,这本Science子刊似乎鲜少耳闻,Science Signaling它又是什么来头呢?小编想以此为契机聊一聊Science子刊:Science Signaling。

01、 Science Signaling不温不火的发展路

与Cell家族和Nature庞大家族相比,Science旗下一共才5本的子刊掰着一只手就能数过来,真是人丁稀薄!

图源:Science期刊首页

但凡在顶刊名气下的子刊总会给人一种不觉明历的感觉。但凡事总有例外,而这个例外恰好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Science Signaling(2021 IF 9.517)。

1999年9月,由美国科学促进会(AAAS: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)出版的期刊Science's STKE : signal transduction knowledge environment推出了第一卷。接下来期刊不显山不漏水、默默无闻地发展了几年,迟迟等不来被收录。

陷入瓶颈的期刊终于走到了突破与变革这一步,2008年1月,期刊Science's STKE改名为Science Signaling,正式成为Science旗下子刊。2010年被SCI收录拥有了第一个影响因子6.354。11年过去了,期刊2021年影响因子上升至了9.517,从上升幅度来看实在是难说有了突破性的发展,只能说平平稳稳。

如今回头看看比自己晚创刊的一众小弟,连开放获取期刊Science Advances期刊影响因子都已经冲上14.957,再看看自己,只能说希望能在新的一年突破10吧。

Science期刊家族子刊常年被Nature家族子刊的光辉掩盖,再加上本身影响因子的平庸,Science Signaling实属最默默无闻子刊。

02、 期刊上演最慢撤稿,编委为自己渎职道歉

2018年8月Deric Wheeler被学校科研诚信办公室调查,学校科研诚信办公室通知Science Signaling期刊作者Deric Wheeler发表在该期刊上的两篇论文可能存在问题。

然而,这两篇论文撤稿则是发生在三年后的2021年11月9日,中间漫长的3年时间,编辑部做了什么?

撤稿稿件之一:The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AXL mediates nuclear translocation of the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

在2021年7月编辑与作者的邮件中,编辑John Foley曾承认“自己在撤稿这件事上严重拖延”,也就是说在2018年到2021年近三年的过程中,John Foley在明知道论文内容有问题的前提下,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

John Foley在Retraction Watch对此事的采访中为自己的行为辩解,他认为稿件内容不涉及学术不端,应该以更正内容为最佳处理方式,因此把处理这篇稿件的优先级降低了。紧接着,COVID-19全球流行,Foley编辑事务缠身、分身乏术,稿件问题被搁置。

直到编辑Foley意识到作者似乎不想修改,而是希望将稿件撤回,这才重新启动了稿件处理程序。

虽然John Foley努力地在为自己的“拖延症”辩解和道歉,但是,无法改变的是,在这3年的时间里,稿件已被引用了21次(根据Web of Science官网数据),就像被揭露的艾滋海默病造假论文,其研究成果误导了科学界16年之久。这篇论文的结论是否也误导了引用它、甚至是读到它的学者呢?

Science Signaling: Staff主页

03、 专注基础科研领域14年

期刊编委的某些个人行为需要进行一些谴责,但客观公正地评价这本期刊还是需要一些数据来说话。

期刊影响因子一直徘徊在6—10这个区间,浮动较小,来年有望突破10分大关。在中科院2021期刊分区表升级版中,期刊被列为生物学1区Top刊,BIOCHEMISTRY & MOLECULAR BIOLOGY 生化与分子生物学1区、CELL BIOLOGY细胞生物学2区期刊。

为什么Science Signaling顶着Science子刊名号,但影响因子并没有很突出?

相信有这样疑问的同学不在少数,这可能主要受制于期刊本身的定位,从官网信息中,期刊的征稿范围偏向于基础研究。尤其是在近几年信号通路相关研究有“退火”趋势的大背景下,期刊能够维持住6分以上影响因子实属不易。

再看去年期刊高引论文,也确实没有蹭疫情热点发文的嫌疑,还是专注于本领域的基础研究。

Science Signaling 2021年前10篇高引论文(数据来源Web of Science)

期刊年发文量,从2008年更名后基本没有太大变化维持在100—200篇之间,我国学者的发文贡献度约在10%,每年发文量10—20篇。

Science Signaling是传统订阅期刊,无收费项目,从发文数量来看,投中难度不小。

最后,用“稳”来总结一下Science Signaling,无论是发文量、还是文章质量整体来看确实稳定,虽然不乏有小缺点,但是瑕不掩瑜,期刊仍然能够维持自身的权威度和专业性。

基础科研确实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,对于科研人是,对于期刊也是。勤勤恳恳专注做基础领域研究的期刊还是非常值得推崇的。

1.Papers on Alzheimer’s slapped with expressions of concern: https://retractionwatch.com/2022/06/21/papers-on-alzheimers-slapped-with-expressions-of-concern/

2.BLOTS ON A FIELD?: https://www.science.org/content/article/potential-fabrication-research-images-threatens-key-theory-alzheimers-disease

3.Sylvain Lesné, Who Found Aβ*56, Accused of Image Manipulation: https://www.alzforum.org/news/community-news/sylvain-lesne-who-found-av56-accused-image-manipulation

4.Journal Information: https://www.science.org/content/page/science-signaling-mission-and-scope

5.‘My egregious delay’: Science journal takes more than three years to retract paper after university investigation: https://retractionwatch.com/2022/01/19/my-egregious-delay-science-journal-takes-more-than-three-years-to-retract-paper-after-university-investigation/